当前位置 :首页  -->  统计资料  -->  统计分析

统计分析

 

2017年一季度广东宏观经济运行情况分析

  内容摘要:本文分析了2017年一季度广东经济宏观经济运行情况,指出运行中需关注的问题,并提出政策建议。

 

  

  关键词:宏观经济运行 分析

 

  今年以来,广东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随着国家宏观调控政策效应进一步显现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经济积极变化不断增多,生产和需求回暖,多数指标趋向明显改善,整体运行延续去年下半年以来宏观经济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势头,主要指标好于预期,一季度实现“开门红”。

  一、三大因素支撑经济增速加快

  初步核算并经国家统计局核定,一季度,广东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9438.05亿元,同比增长7.8%,增幅比上年同期加快0.5百分点,比2016年全年加快0.3个百分点,是2014年以来同期最高增速(见图1)。其中,第一、二、三产业增加值为725.61亿元、8208.99亿元和10503.45亿元,分别增长3.1%、6.4%和9.3%;与上年同期相比,一产增幅加快0.2个百分点,二产持平,三产加快0.8个百分点。

 

图1 2008—2017年一季度广东GDP增速情况

 

  广东经济转型升级、经济动能转换走在全国的前列,经济发展速度比全国有所加快。从近两年广东和全国的GDP增速情况看,今年一季度广东GDP增速比全国平均水平高0.9个百分点,而上年同期高0.6个百分点,今年拉大0.3个百分点。从加快的速度看,今年一季度广东GDP增速同比加快0.5个百分点,全国加快0.2个百分点,广东高0.3个百分点。广东的其他主要指标增幅大部分也高于全国,一季度广东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分别比全国快0.3个、3.3个、0.5个、4.3个百分点。经济总量占全国比重略有提升,一季度广东经济总量占全国的10.8%,比上年同期提高0.1个百分点。从与江苏对比看,广东主要指标全面向好,是近三年来表现最为抢眼的一季。今年一季度,广东的GDP、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幅扭转2016年开局以来低于江苏的情况,分别反超江苏0.7个、0.1个和0.2个百分点,固定资产投资增幅从上年同期的高2.8个百分点扩大到6个百分点。(见表1)

 

表1 2017年一季度广东与全国及部分省份主要指标增速对比情况表

                                                                                单位:%

 

GDP

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

固定资产

投资

社会消费品

零售总额

进出口

地方一般公共

预算收入

全国

6.9

6.8

9.2

10.0

21.8

11.7

广东

7.8

7.1

12.5

10.5

15.4

16.0

江苏

7.1

7.0

6.5

10.3

19.8

1.7

山东

7.7

7.5

9.7

9.7

28.9

11.0

浙江

8.0

7.5

9.7

8.9

23.1

10.5

 

  一季度广东经济增速加快主要有以下三个支撑因素:

  一是服务业支撑力提升。在换档提质的关键时期,广东服务业继续发挥稳固经济增长和转变发展方式的重要引擎作用。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6成。一季度,广东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62.8%,拉动经济增长4.9个百分点,同比增加0.5个百分点。从具体行业看,在中远海运散货公司拉动下,一季度交通运输邮电通讯业完成增加值增长11.9%,增幅同比加快7.3个百分点,拉动经济增长0.5个百分点,同比增加0.3个百分点。受财政八项支出大幅增长的影响,其他服务业增加值增长13.0%,拉动经济增长2.4个百分点,同比增加0.5个百分。二是工业生产回暖。以中高端制造业为发展方向的工业产业升级不断加快,创新驱动作用不断增强,新动能加快成长和新竞争优势加速形成,一季度,广东规模以上工业实现增加值7220.42亿元,同比增长7.1%,增幅同比提高0.2个百分点,比2016年全年加快0.4个百分点。工业企业利润增长也较好,一季度规模以上工业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均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分别增长13.9%和15.4%;规模以上工业有生产经营活动的39个行业中,31个行业利润实现增长,增长面同比扩大10.3个百分点。三是投资、消费和进出口增幅回升。一季度,广东完成固定资产投资5679.23亿元,增长12.5%,增幅同比加快0.4个百分点,比2016年全年加快2.5个百分点。累计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9053.38亿元,同比增长10.5%,增幅同比加快0.7个百分点,比2016年全年加快0.3个百分点。随着国际市场需求的扩大,进出口商品价格提高及上年同期基数较低等因素影响,广东进出口增幅恢复。一季度广东进出口总额14482.0亿元,同比增长15.4%,增幅同比加快19个百分点。其中:出口8949.1亿元,增长13.5%,增幅同比加快14.9个百分点;进口5532.9亿元,增长18.7%,同比加快25.8个百分点。进出口、出口规模均创2012年以来一季度当季新高(剔除2013年异常值)。一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出口交货值恢复性增长8.5%,增幅比上年同期加快11.4个百分点。

  二、实体经济回暖,“脱虚向实”迹象较为明显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市场环境趋向好转,供求关系积极改善,企业生产回暖信号增强,实体经济活力增加。从工业行业看,规模以上工业增幅提升、就业人员增加,工业用电和工业投资增速加快。一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速是2016年以来的最高增幅;一季度末,全省规模以上制造业就业人员同比增长1.8%,是自2015年一季度以来全省规模以上制造业就业人员首次实现同比正增长。一季度工业用电量同比增长7.5%,增幅同比加快4.5个百分点,其中制造业用电量增长10.6%,增幅同比加快8.2个百分点。工业品出厂价格恢复性上涨,一季度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累计增长4.3%,同比增幅回升6.7个百分点。工业企业对市场发展前景有所改善,一季度工业投资增长15.6%,高于固定资产投资3.1个百分点,增幅同比加快4.7个百分点。制造业企业面对市场逐步回暖,补库存意愿明显增强,一季度末广东规模以上工业产成品库存同比增幅比上年末提高10.1个百分点;在产成品库存快速增长的情况下,存货周转天数减少,一季度广东规模以上工业产成品存货平均周转天数同比减少0.3天,表明随市场好转,企业出货速度明显加快。

  实体经济包括制造业,也包括服务业。从部分规模以上服务业发展情况看,一季度广东部分规模以上服务业实现利润613.4亿元,同比增长118.8%,增幅同比大幅提高79.8个百分点,31个大类行业有24个实现盈利。作为新经济发展的引擎,互联网和相关服务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2.2%、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长25.3%。广东部分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数量达16986家,位列全国第一,企业数占全国总数的11.4%,比上年同期提高0.2个百分点。广东高技术服务业发展较快,一季度新增的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中,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同比增加520家,增长28.9%,成为10大门类增长最快的行业。

  企业对市场预期改善,信心总体增强。一季度,广东制造业企业生产经营企稳并呈现回升迹象;3月广东省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重点企业PMI)自2012年5月以来5项权重指数首次全部居于荣枯线上。改革红利不断解析,市场活力进一步增加,一季度全省新登记市场主体增长25.8%,注册资本金增长2.4倍。企业信贷需求回升,据对500户企业问卷调查,一季度银行贷款总体需求指数为两年来最高。随着政策扶持力度的加大,更多资金和资源将“脱虚向实”,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三、供给侧改革深入推进,结构调整力度加快

  工业新旧动能转换加快。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结构改革的效果在延伸、扩展。新动力在继续加快成长,一季度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0.2%、14.1%,增幅高于规模以上工业3.1个和7个百分点;分别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为51.3%和29.0%,同比加快1.8个和0.5个百分点。珠西六市一区装备制造业增加值652.42亿元,增长15.7%。竞争力较强的工业行业发展加快,电子、家电和汽车三大支柱行业保持较高增速,一季度电子和汽车行业均增长13.1%,电器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增长10.4%;三大支柱产业增加值对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的贡献率达67.1%,同比加快11.1个百分点。新的竞争优势明显加快形成,一季度,vivo、oppo和华为三大手机企业,以及美的、格力和海信科龙三大家电企业的产值均比上年同期大幅增长,其产值占各自行业的比重也有较大提高;集成电路产量增长43.0%,光电子器件增长68.3%。部分传统产业增速有所恢复,随着工业品出厂价格提高,造纸业和家具业加快,增加值增幅同比提高8.7个、1.8个百分点。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降幅收窄,由1-2月累计下降3.1%收窄为一季度的1.4%,相当于拉高规模以上工业增速0.1个百分点。另外,通过淘汰落后产能、提高产品的工艺、技术、装备、环保质量,以及加强生产成本控制;一些传统产品的竞争力、品质和工艺均比以前有较大的提升,在国内外市场竞争力增强,市场占有率也有所提高。

  补短板增后劲效果明显。投资的大项目带动作用明显。一季度,广东共有1亿元以上项目投资(不含房地产开发,下同)4292个,同比增加902个;完成投资同比增长24.7%,增幅同比提高16.0个百分点;投资额占全部项目投资的比重为58.4%,比上年同期提高5.0个百分点,对整体投资增长的贡献率达66.4%。补短板领域的投资加快,一季度完成基础设施投资1045.74亿元,较快增长20.9%,增幅连续两个月保持在20%以上,增幅同比加快23.1个百分点,拉动整体投资增长4.3个百分点;其中,主要在深茂铁路江门至茂名段、广州铁路枢纽东北货车外绕线、梅州至潮汕铁路等重大项目的带动下,铁路运输业投资快速增长85.6%,拉动基础设施投资增幅3个百分点;电力热力燃气生产和供业增长43.1%,拉动基础设施投资增幅5.1个百分点。增后劲领域的投资在回升,广东通过调优存量改造传统产业和提升增量培育新兴产业,为工业持续转型升级发力。工业技术改造投资、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均快于整体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分别增长41.7%、16.4%和45.6%;珠江西岸装备制造业投资237.97亿元,增长23.6%。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14.7%,增幅同比加快1.9个百分点。

  新业态新模式助推消费增长。一季度,从限额以上商品零售情况看,与消费升级类相关的通讯器材类增长34.9%,增幅同比加快19.1个百分点,拉高限额以上商品零售额1.1个百分点;受通胀预期影响,保值增值类商品增势较好,金银珠宝类增长19.3%。受石油价格上涨因素影响,石油及制品类增长16.0%,同比加快23.5个百分点,拉高限额以上商品零售额增幅2.2个百分点。新兴消费快速增长,4G用户数量同比增长58.7%,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增长113.2%。随电子商务加速发展,快递业增长40.0%。旅游消费增长较快,一季度广东接待旅游过夜人数增长11.5%,接待过夜游客人均停留天数(天/人) 2.06,同比提高0.98%。

  四、发展质量效益好的势头在延伸

  财政收入保持较快增长。一季度,来源于广东的财政总收入6295.15亿元,同比增长19.3%,增幅同比加快4.9个百分点。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795.95亿元,同比增长16.0%,增幅同比回落0.8个百分点,增幅连续22个月两位数增长。其中税收收入2198.16亿元,增长15.4%,增幅同比回落4.6个百分点。税收占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为78.6%。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3452.91亿元,增长45.1%,增幅同比加快32.1个百分点。

  居民收入持续增加。一季度,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191元,同比增加746元,同比增长8.8%,增幅同比持平,扣除物价因素增长7.2%,增幅同比加快1.1个百分点。其中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334元,同比增加882元,增长8.4%,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595元,同比增加369元,增长8.7%。

  物价温和上涨,就业保持稳定。3月份,广东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环比下降0.4%,一季度累计上涨1.5%。一季度末,全省“四上”企业从业人员同比增加84.19万人,增长4.1%;纳入“四上”企业统计范围的16个行业门类中,有15个行业增员。据省人社部门统计,一季度,全省城镇新增就业人数、失业人员再就业人数、就业困难人员实现就业人数分别完成年度任务的30.5%、23.5%和34.0%。一季度末广东城镇登记失业率2.41%,同比持平,控制在3.5%的目标范围内。

  五、当前经济运行中存在的几个需关注的问题

  (一)工业行业发展分化引起地区间经济发展差距扩大。

  一季度,广东41个工业行业大类中只有26个行业的增加值同比增长,比上年同期少10个行业,15个下降的行业主要集中在资源类和传统行业;粤东西北地区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幅低于珠三角1.3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集中在珠三角地区的电子、家电、汽车行业发展较快;在粤东西北地区相对集中的资源类、传统产业和高耗能行业受去年年底开始的环保督查影响,部分企业关停或临时关停,生产减少或增幅回落幅度较大。由于相对珠三角地区,粤东西北地区工业所占比重较大,较低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拉低GDP增速。一季度,全省有12个地级市的GDP增速低于全省平均水平,其中8个地级市处于粤东西北地区,而这8个地级市又有7个地级市的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低于全省平均水平。一季度,粤东西北地区的GDP增速低于珠三角地区1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扩大0.2个百分点。

  (二)财政收入与支出间的矛盾较为突出。

  一季度,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和收入两者间的增速差为29.1个百分点,而上年同期是收入增幅比支出高3.8个百分点。下一阶段,财政收入增长将面临一定压力,作为近两年来财税增长主要贡献力量的金融业和房地产业发展放缓,对财税收入贡献力度减弱,一季度金融业税收收入下降7.8%,增幅同比回落16.9个百分点;房地产业税收收入增长26.4%,增幅同比回落10.8个百分点。刚性的财政支出不断增加,2017年财政政策安排是“两减一扩”,这些政策措施在有助于保持企业的活力,保证广东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保障底线民生的同时,也增加地方财政收支压力。

  (三)企业经营成本费用有上倾迹象。

  企业成本上涨压力增大,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收入和成本同步增长。一季度,广东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发生主营业务成本同比增长13.9%,与主营业务收入增幅持平,增幅同比加快11.8个百分点。发生期间费用合计增长12.4%,增幅同比加快5.8个百分点。其中,销售费用增幅同比加快5.2百分点,管理费用增幅同比加快4.5个百分点,财务费用增幅同比加快10.5个百分点。原材料价格成本上涨压力向中下游企业传导,一季度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与工业出厂价格指数间的“剪刀差”为1.5个百分比上年提高3.5个百分点,挤压了工业企业143亿元的利润空间。

  (四)固定资产投资进度和资金到位需进一步加快。

  与增长15%的年度目标相比较,一季度广东固定资产投资增幅还相距2.5个百分点。基础设施投资制约因素仍较多,501个基础设施重点项目中,166个涉及征地拆迁困难、报批批建存在问题、资金到位难、涉电迁改需协调等问题,铁路、机场项目多处于施工前期。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有放缓压力,今年两会后,各地房地产调控措施密集出台对房地产开发投资的影响可能在二季度逐步显现。新开工项目个数、计划总投资均有所减少,一季度,新开工项目(不含房地产开发投资)4865个,比上年同期减少713个,新开工计划总投资下降20.2%,同比回落43.3个百分点。资金到位增速连续8个月慢于本年完成投资增速,自2016年7月以来,到位资金增速一直低于同期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其中项目投资到位资金增速从上年10月以来连续5个月持续下降。

  六、对下一阶段的走势判断和工作建议

  (一)对上半年宏观经济运行走势判断。

  从当前经济运行的积极变化因素看,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持续扩大需求,加快产业转型升级,“脱虚向实”迹象较为明显,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动发展动能更新带来的趋势性的变化,对经济增长积极作用将持续释放。广东稳增长的基础和动力仍然比较坚实。从国民经济核算的角度看,预计上半年规模以下工业增速将有提高,规模以上工业保持平稳或略有提升,工业行业拉高GDP增幅0.1-0.15个百分点左右;受石油、金银珠宝类和通讯类价格提高影响,批发零售业将拉高GDP增幅0.1个百分点;由于上年10月中海散货才重组加盟广东,上半年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仍然能保持较好增幅。预计农业、建筑业、金融业均保持平稳。拉低上半年GDP增幅的不确定因素主要是财政预算中八项支出和房地产业,预计上半年要保持一季度高速增长的支出力度可能性不大,据省财政厅匡算,如果全年要保持财政八项支出增长25%,需要比年初预算增加2300多亿元的财政支出;在密集出台的调控政策下,商品房销售增幅可能在二季度进一步下滑。综合各方面的因素看,经过努力,预计上半年广东经济增长有望保持7.8%左右。

  (二)实现全年经济良好增幅,建议四个“稳”和四个“进”。

  从目前现有的数据分析,为实现全年经济增长目标,建议全年要持续稳商品房屋销售、稳对外贸易、稳要素成本、稳资产价格,同时要进一步加快推进投资和统计入库进度、加快创新驱动发展、“三新”经济的培育和提振民营经济信心。

  1.稳商品房销售面积。目前房地产业和经济增长、地方财政、就业、百姓的财富都紧密联系在一起,房价的大起大落都不利于经济的发展。根据目前相关数据测算,商品房屋销售面积增长1个百分点,可以拉动GDP增长0.011个百分点。从一季度情况看,广东商品房销售增幅大幅回落,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长6.2%)增幅同比回落58.6个百分点;商品房销售额(增长15.3%)增幅同比回落77.1百分点。反映在GDP的核算上,房地产业回调明显,预计一季度完成增加值增长4.1%,增幅同比回落1.4个百分点。

  2.稳对外贸易。虽然,目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世界贸易组织预测2017年全球经济和贸易有向好趋势,但国际不确定不稳定的因素仍较多,全球经济和贸易持续低迷的态势很难有大的改变,广东经济外向程度相对高,受国际贸易变化的影响较大。广东要用好外贸回稳向好的各项政策措施,全力扩大出口,稳定出口市场份额,积极开拓“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金砖国家市场。

  3.稳要素成本。稳生产要素成本其实就是稳企业利润,稳资本回报率,稳实体经济。从去年底开始,企业生产要素成本呈全面上升态势,尤其是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较快,进一步缩窄企业利润空间。原材料价格上涨呈输入性通胀特征,从上年10月份开始,铁矿砂、原油、煤等主要大宗商品进口量价齐升。

  4.稳房产价格。目前,商品房价格仍保持上升态势。一季度,广东商品房平均销售价格每平方米11572元,比1-2月加快864元,比上年同期加快910元,同比增长8.5%;其中商品住宅均价每平方米10886元,比1-2月加快707元,比上年同期加快435元,同比增长4.2%。对房价的调控进行限购限贷,加强领导责任制。同时加快其他产业的培育,淡化房地产业在国民经济中地位,慢慢实现软着陆。

  5.加快推进固定资产投资建设和项目统计入库进度。针对当前各地重点项目存在的普遍问题,加快建设项目的报批报建的速度;充分调动积极性加强多方协调,解决用地落实难、征地拆迁工作进展慢;多渠道多方式筹措资金。各部门报批项目后要及时与当地统计部门联系,要做好对企业的培训辅导,引导企业有项目及时向统计局报数。同时,各部门间要协调联动,加强联系,使统计部门能够及时掌握大项目推进情况,施工项目的主体开工后能够及时统计。

  6.进一步加快创新驱动发展。加快新旧动能的接续转换,产业转型升级的力度。广东已初步构建起开放型区域创新体系,广东高新科技企业数量跃居全国首位,全省研发经费支出占GDP比重加快,科技创新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不断增强。接下来要进一步加快科技创新与经济发展的深度融合以巩固和夯实创新型省份的基础。突出加快重大工业投资项目建设进度,如华星光电11代液晶显示器面板、富士康10.5代显示器,中委广东石化,以及在建核电项目等,落实技改政策推动工业技改投资。

  7.进一步加快“三新”经济的培育。依靠创新驱动打造发展新引擎,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通过供给侧改革加快推进企业改革,培育创新型主体;建立有利于创新的制度环境,培育新动力;健全现代市场体系,培育新要素,发展新产业。进一步推进“互联网+”行动,广泛运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促进不同领域融合发展,催生更多的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坚持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针对市场主体期盼,加快转变政府职能、加快效能,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和激励创新的制度环境,为创业创新清障搭台。

  8.进一步提振民营经济信心。民营经济是广东经济增长的主力军。一季度,虽然规模以上民营工业增加值和民营投资保持两位数增长,但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幅分别回落2.1个和10个百分点。因此,仍要进一步加强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和其配套文件,以及《广东省关于印发广东省促进民营经济大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稳定民营企业的信心,加快民营经济发展。

 

 

 

  

供稿单位:综合处                      

撰    稿:王丽莹 严洁                 

 

 

相关链接: